<menu id="ysyyi"></menu>
  • <address id="ysyyi"></address><address id="ysyyi"><nav id="ysyyi"></nav></address>
  • <address id="ysyyi"><nav id="ysyyi"></nav></address>

    1. 從寒冬到仲夏,清華大學醫學院博士生單思思夜以繼日地“泡”在實驗室里。生產抗體、檢測抗體功能、進行動物實驗……140多個日夜一晃而過,她在向新冠疫苗研發展開攻關:“課題啟動時剛放寒假。導師發出召喚的第二天,我就回了學校。除夕夜都是在實驗室里吃的餃子。”

      疫情來襲,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博士生駱昱宇則是在導師指導下開發了一個涵蓋疫情小區查詢、可視化分析、疫情分析報告等功能的疫情可視化平臺。短短幾天,訪問量就突破了10萬人次。

      不平凡的戰疫時刻,有擔當的青年挺身。而在這群站在前列的學子背后,有著一群青春引路人——導師。

      如何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做到學生心坎里?近年來,各高校在思政課程和課程思政建設上積極探索,形成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工作模式和經驗。但記者調研發現,具體到研究生思想政治教育,還存在兩大瓶頸:一是研究生群體的培養場景多以實驗室、課題組為單位,主要體現為與導師的互動交流,這一領域還有待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覆蓋;二是當前針對教師與學生的思想政治工作體系相互獨立,無法形成合力。

      短板如何補?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教師不能只做傳授書本知識的教書匠,而要成為塑造學生品格、品行、品味的“大先生”。循著這個方向,清華大學的做法是創新導學思政工作體系,將思想政治工作貫穿于導師與研究生的互動全過程,讓導學思政與思政課程、課程思政協同前行、相互支撐,構建出符合研究生特點的全員全過程全方位育人新格局。

      解難題:構建符合新時代研究生特點的“導學思政”體系

      駱昱宇的可視化地圖開發過程并不順利。對于一名研究生而言,要在短時間內完成任務,他要闖過初步收集的疫情數據不夠規整、精準疫情數據難、數據融合難等重重關卡。很多次,他想放棄。每當這時,導師李國良教授的“花樣鼓勁”總能給他繼續下去的動力。

      “導師常說,做任何事都有困難,堅持才能柳暗花明。”“導師說,全社會都在為疫情防控作貢獻,我們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他自己也總是跟我們一起工作到深夜。”“導師還說,將來成為社會建設的中堅力量時,更要立德立言。”……回想起那段爭分奪秒的科研攻關時說,駱昱宇三句話不離“導師”。

      遇到一位好導師是什么樣的體驗?知乎上的這個熱門提問下,答案各不相同,共識卻有一個:好導師不只在學業上指導,更是在人生道路上牽引。

      但在現實中,一段時間以來,導學關系緊張的事件卻不時登上熱搜。2018年12月,一項針對3932名碩士研究生的調查顯示,59.69%的碩士研究生與導師關系融洽,36.29%的碩士研究生與導師關系平淡,3.46%的碩士研究生與導師關系緊張,另有0.56%的碩士研究生表示自己與導師是敵對關系。而在選擇“敵對關系”和“緊張關系”的研究生中,分別有90.91%、76.47%的碩士研究生形容自己與導師如同“老板與員工”。

      “導學關系作為研究生階段核心的社會關系,存在于導師與學生的雙向互動過程中。師傅的言傳身教會讓學生受益終身,學生的科研投入和事業選擇也會對導師思想產生影響。”清華大學副校長楊斌認為,出現這一問題的癥結在于當前的思政課程和課程思政建設并未能夠結合研究生教育的培養規律精準發力:“相較于本科生群體,研究生思想更成熟、社會角色更多元,在重視課堂教學的同時,必須要構建符合新時代研究生特點的‘導學思政’體系。”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清華大學把“導學思政”嵌入于“導師-學生”關系中,結合多維度多層次互動,實現了對學生和教師的思想塑造、行為引導和價值引領。

      清華大學研工部部長趙岑介紹,導學思政主要體現在學術科研、校園生活、職業發展三個層面:“學術科研層面聚焦學術價值引領,注重導師在指導學生科研工作過程中增強思想引導和價值引領;校園生活層面聚焦情感交流與人文關懷,通過共同運動、就餐等豐富導師對學生開展價值觀引領的場景選擇,增強導師從事教書育人工作的內在動力;職業發展層面聚焦價值選擇引導,鼓勵師生共同參與社會實踐與志愿服務活動,對學生積極引導,使其作出正確的價值判斷。”

      搭體系:讓導學故事發生在越來越多元的場景中

      兩年前,聽到導師朱安東教授提出“每周15公里”的打卡計劃時,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博士生孫潔民心里有些打怵:“上大學后,我運動非常少??蓪熣f,‘為祖國健康工作50年之后,還有20年可以繼續通過力所能及的工作為社會貢獻,算算,至少要活到八九十歲。健康體魄、鍛煉習慣必不可少’。”

      不論分多少次、每次多長時間,每周跑步15公里的目標必須達到。如果沒完成,則要實施懲罰。周打卡計劃實施兩年后,孫潔民發現,身體素質變好了,課題組氛圍更融洽了,學習科研效率都得到了提升:“導師打卡最積極,不論是在學術生活還是價值選擇上,他都以身作則引領我們成長。”

      跑道上、賽場上、社會實踐路上……導學思政工作體系推行以來,清華園里的導學故事發生在越來越多元的場景中。

      好的思想政治工作應該像鹽,但不能光吃鹽,最好的方式是將鹽溶解到各種食物中自然而然吸收。如何用好“導學思政”這捧“鹽”?清華大學結合研究生學習階段的特點,使出了“關鍵三招”。

      第一招聚焦學術科研,注重運用微沙龍等現代信息技術平臺為學術科研討論、跨學科交流提供保障。

      日均16場跨學術交流活動、送出十幾萬杯學術咖啡……發起6年來,清華大學“微沙龍”O2O平臺每年開展師生交流活動近9000余人次。“微沙龍‘學術交流送咖啡’的模式激勵師生圍繞科研問題、社會問題開展廣泛交流,打造常態化和便利化的師生交流平臺。”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過勇介紹,清華還連續多年舉辦促進師生交流的“良師益友”活動,在全校范圍內挖掘優秀教師事跡,引領學生自發為導師撰寫為學傳奇與育人佳話,取得了良好的育人成效。

      第二招注重校園文體活動中的師生互育,在日常行動中拉近師生感情距離、傳遞價值共識。

      清華大學汽車工程系教授楊殿閣是智能汽車領域的先行者,可不管科研任務多么繁重,他都積極帶領學生參加科技比賽,在運動場上給學生加油助威、與學生們擊掌擁抱:“培養專業認同很好的一個秘訣就是通過學生系統抓體育。成績是次要的,通過拼搏奮斗帶動大家的合作意識、集體凝聚力才最重要。”

      在原有黨團班集體的基礎上,清華近年來致力推動形成以課題組、實驗室為單位的集體文化,將各類學生文化演出、體育競賽、社團活動等活動面向課題組、實驗室進行報名。“導師與學生在互動中豐富了交流場域,導師更通過在日常生活中的示范性行為對學生產生了更真切的影響。”過勇說。

      第三招,鼓勵師生共同走出課堂、洞察社會,在深入社會過程中強化導師引導,幫助學生做出正確的價值選擇。

      一次特殊的“大國起飛”社會實踐,讓清華大學航天航空學院任建勛副教授和多位支隊成員都感受到了心靈的撞擊。實踐中師生共同走進國內主要航空領域研究機構,體認到了專業的廣闊前景、國家對航天人才的渴求、國內相關技術存在的“卡脖子”現象。“一些學生在實踐后產生了投身基層從事科研的想法,我也更加明確了教學與實踐的差異。我會更加鼓勵我的研究生通過社會實踐增強對國情民情的認識,樹立正確職業發展觀念。”任建勛說。

      打破原有輔導員帶隊、學生自行組隊社會實踐的慣性思維,讓導師共同實踐,清華園里,眾多實驗室、課題組形成了“親近土地、服務社會,專業指導、就業引導”的獨特風尚。數據顯示,僅在2019年,就共有1092支實踐支隊、超過10400名清華師生共同走出校門。

      見實效:導學思政推動師生互相釀造

      “學校猶水也,師生猶魚也,其行動猶游泳也,大魚前導,小魚尾隨,是從游也。”這幾年,清華大學校長邱勇頻繁提及清華老校長梅貽琦的這段話。導學思政推行以來,越來越多的良師像“大魚”般用治學精神、人生態度感染著學生,“小魚”們從游其后,濡染觀摩,最終走向了自己的精彩人生。

      “學校像是一個酒缸,師生本就是一個互相釀造的過程。”清華大學物理系姜開利說出了很多老師的心聲。

      “導學思政不僅有助于導師更加深入地了解研究生群體的思想動態變化與真實需求,有針對性地調整和創新研究生培養模式,實現育人效果的最大化,更銜接了原本相互平行、相互獨立的導師思政和學生思政體系。”在楊斌看來,這正是導學思政體系更大的價值所在,“師生能夠在共同場域中展開沉浸式溝通交流,進一步強化價值認同,提升兩個群體的思想政治教育效果,形成育人合力,更好地發揮育人作用。”

      如今,除了學校的推動外,更多的導學思政探索在更多的師生間被自發展開——

      除了每周一次的組會之外,清華大學交叉信息院副教授徐葳許諾:如果學生有面對面溝通需求,3天內一定滿足。在講業界動態時,他常常會進行價值觀的引導,比如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將“什么是愛國”等理念傳遞給學生。

      “80后”劉知遠是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副教授,去年接到要組織方陣參加國慶游行的通知后,他挨個找大家談話,帶著課題組一起參加游行。第一次演練時等待時間長,劉知遠就帶著課題組做語言游戲,做著做著,突然發現跟研究相關,就當場坐下來在長安街上開起了組會,現在這個課題的研究成果已經投稿至相關領域的頂級會議上。

      “要看到學生的長處,向他學習,同時給他個難題”“導師要嚴格要求學生,也要有針對性地、前瞻性地給出一些難題”……前不久,清華大學“云校慶”舉行的論壇活動中,81歲的清華大學航天航空學院余壽文教授帶領52歲的馮西橋教授、41歲的李群仰教授、38歲的李博副教授師生三代同框,從科研、學風、就業等多維度展示了30余年來三代清華力學人的師道傳承,也講出了為師為學為生的真諦。

      一段段生動的導學故事,凝結了優良師生傳統與精神,傳遞了良好導學關系,更記述下一代代學人辛勤科研、薪火相傳、為國奉獻的青春圖景。

      (本報記者 鄧暉)

      原標題:如何用好“導學思政”這捧“鹽”

      文章來源: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20-06/16/nw.D110000gmrb_20200616_1-09.htm

      時政熱點

      備考資料

      考試題庫

      更多 

      快捷入口

      四川招警考試

      微信號:sczjks

      掃描二維碼

      下載有題APP

      中文字幕亚洲欧美在线视频,木瓜福利影视大全,在线成本l人视频动漫,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